主页 > 滚动通讯 >艺术史中的情妇群像 >


艺术史中的情妇群像


2020-08-01


艺术史中的情妇群像

  世界上许多伟大艺术作品的背后,灵感经常源于艺术家生活里的谬斯女神,人们从作品中很容易就能发现她们的身影。艺术家也总是对主角的真实身份保持沉默(由于她们通常是其情妇或地下恋人),悄悄地把作品命名为《街头歌手》、《穿黑丝袜的女人》或《宿醉》这类无关紧要的名称,但事实上这些女性在艺术家的生命里,往往具有特别的意义。

艺术史中的情妇群像

  莱奥卡蒂娅‧魏斯(Leocadia Weiss)

  哥雅(Francisco Goya)晚年的画作《莱奥卡蒂娅》(La Leocadia)描绘了爱人莱奥卡蒂娅‧魏斯穿着丧服的样貌。莱奥卡蒂娅比哥雅小35岁,她被正式雇用为已经耳聋的哥雅管家,与他同住并照顾其生活起居直至去世。这段关係的细节扑朔迷离,包括她是否为哥雅生了一个孩子,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故事并非幸福快乐的结局:莱奥卡蒂娅没有出现在哥雅的遗嘱里,随后经济陷入了窘境,最终被迫卖掉哥雅生前留给她的唯一一幅画像。

艺术史中的情妇群像

  维多利安‧莫涵(Victorine Meurent)

  爱德华‧马内(Édouard Manet)最初在街上遇见了他的谬斯女神,维多利安‧莫涵背着吉他、瘦小身型和狂野不羁红髮的外型深深吸引了马内。当时莫涵是托马‧库蒂尔(Thomas Couture,马内的老师)工作室的模特儿,也是巴黎几家咖啡馆的音乐表演者。她第一次出现是在马内1862年的画作《街头歌手》(Street Singer)里,但更着名的是在1863年备受争议的画作《草地上的午餐》(Le Déjeuner sur l'herbe)和《奥林匹亚》(Olympia)的裸体姿态。一个多世纪以来,她一直被视为马内的情人,但近年来也有历史学家认为两人仅止于工作方面的专业关係。

  此外,莫涵也是一名成功的画家。她曾被巴黎沙龙选上展出六次,包括1876年马内作品被拒绝展出时。她同时也是窦加(Edgar Degas)、阿尔弗雷德‧史蒂文斯(Alfred Stevens)和罗特列克(Toulouse-Lautrec)等人的模特儿,而且与当时社会风气不同的是,她一直以自己的本名在艺术界闯蕩。

艺术史中的情妇群像

  苏珊‧瓦拉东(Suzanne Valadon)

  玛丽-克莱门汀‧瓦拉东(Marie-Clementine Valadon)于1880年从模特儿开始了自己的艺术事业,她当过许多艺术家的模特儿,包括雷诺瓦(Pierre-Auguste Renoir)1883年的《布吉佛之舞》(Dance at Bougival)和情人罗特列克1888年作品《宿醉》(The Hangover)中的娼妓,罗特列克暱称她为苏珊,并总是拒绝娶她为妻。瓦拉东是窦加的亲密挚友,后者经常鼓励她追求艺术。她逐渐以女性裸体而闻名,最终成为第一位进入法国国家美术协会的女艺术家。

艺术史中的情妇群像

  艾拉‧佩罗特(Ira Perrot)

  在1917年的十月革命之后,十九岁的塔玛拉‧德‧蓝碧嘉(Tamara de Lempicka)和丈夫塔德乌斯(Tadeusz)离开俄罗斯前往巴黎追求艺术事业。1921年,这对夫妇搬到新社区,并认识了富裕的邻居艾拉‧佩罗特,很快她就成为蓝碧嘉的第一位同性爱人(其他分别是法国歌手Suzy Solidor和公爵夫人Marika de la Salle)。这段关係持续了许多年,而艾拉则成为1920年代几个画家笔下的原型。

艺术史中的情妇群像

  蒙巴纳斯的吉吉(Kiki de Montparnasse)

  爱丽丝‧普林(Alice Prin)也被称为「蒙巴纳斯的女王」,她是1920年代巴黎波希米亚式生活的核心人物。出生贫寒的爱丽丝在十二岁时离开家乡前往巴黎,为自己取了艺名「吉吉」并作为亚历山大‧考尔德(Alexander Calder)、尚‧考克多(Jean Cocteau)和费尔南‧雷捷(Fernand Leger)等艺术家的裸体模特儿,同时她也卖自己的画作。

  海明威曾为她于1929年发行的自传《吉吉回忆录》(Kiki's Memoirs)写引言,而在几年后的1930年代也经营过一间名为「Chez Kiki」的夜总会。她与摄影师曼‧雷(Man Ray)曾有一段长达六年的爱情关係,为其主演几部短片和拍摄了数百张照片,其中包括代表性作品《Le Violon D'Ingres》。后来曼雷为了与自己的学徒李‧米勒(Lee Miller)在一起,最终离开了吉吉。

艺术史中的情妇群像

  爱尔玛‧马勒(Alma Mahler)

  爱尔玛‧马勒的初恋情人是古斯塔夫‧克林姆(Gustav Klimt),此后她的名字继续出现在许多着名艺术家身上。1897年出生于维也纳,爱尔玛对音乐充满热情,但当她嫁给马勒后便停止了音乐创作。在这段婚姻期间,爱尔玛与建筑师沃尔特‧格罗佩斯(Walter Gropius,后来创办包浩斯学校)外遇,并在马勒死后嫁给了格罗佩斯。但是,第二段婚姻最终也因为爱尔玛怀了作家法兰兹‧韦尔弗(Franz Werfel)的孩子而以离婚收场。

  然而,最迷恋爱尔玛的是奥斯卡‧柯克西卡(Oskar Kokoschka),这位表现主义艺术家绘製了《风之新娘》(The Bride Of The Wind,1913),并用超过450件文字作品和诗作《Allos Makar》向她表明爱意。

艺术史中的情妇群像

  玛丽-德雷莎‧华特(Marie-Therese Walter)

  毕卡索爱慕女性的事蹟已有许多记录,几位长期维持关係的情妇多次出现在其作品中。玛丽-德雷莎‧华特十七岁时在巴黎遇见了毕卡索(当时他45岁,正与第一任妻子、俄罗斯芭蕾舞者欧嘉‧科克洛瓦在一起),这段秘密恋情直到1935年华特怀孕生下女儿玛雅后才曝光,然而毕卡索却很快地把重心转移到新情人摄影师多拉‧玛尔(Dora Maar)身上。

  在两人共同度过的这些年里,玛丽始终住在毕卡索及其家人隔壁,并作为他的模特儿。她被认为是启发毕卡索朝向立体主义迈进的女性,而最描绘她最着名的作品是毕卡索1932年的画作《梦》(Le Rêve)。

艺术史中的情妇群像

  加拉‧迪亚克诺瓦(Gala Diakonova)

  加拉‧迪亚克诺瓦十七岁在瑞士的疗养院治疗肺结核时,认识了保尔‧艾吕雅(Paul Éluard),之后便疯狂地爱上了他。两人于1917年结婚,婚后她认识了保尔的超现实主义同侪,也成为众多艺术家的缪斯女神。许多年来,这对夫妇与马克斯‧恩斯特(Max Ernst)维持着亲密的三角关係。

  加拉后来在布拉瓦海岸认识了比自己小十岁的达利(Salvador Dalí),并决定离开保尔。达利与加拉于1958年结婚,儘管她在婚后曾有过许多婚外情,但她的余生仍旧是达利的经纪人和缪斯女神。

艺术史中的情妇群像

  沃莉‧诺伊齐尔(Wally Neuzil)

  1911年,还在维也纳街头工作的沃莉‧诺伊齐尔认识了埃贡‧席勒(Egon Schiele),而席勒邀请了她当自己的模特儿。过了一段时间后,两人的关係也昇华为恋人,于是她便搬进席勒的公寓里同居。这段时期对席勒来说相当不稳定,他被指控并定罪诱拐未成年少女和散播色情内容最终进了监狱,而沃莉则在他入监期间为席勒打里商业事务。

  她是席勒笔下的《穿黑丝袜的女人》(Woman With Black Stockings,1913)和许多作品的原型。然而,1915年席勒却突然离她而去,娶了一名更具社会地位的女孩爱迪丝‧汉斯(Edith Harms)。

艺术史中的情妇群像

  丽丝‧崔哈特(Lise Tréhot)

  丽丝‧崔哈特与雷诺瓦在枫丹白露的森林里相识,最初他把丽丝描绘为《黛安娜》(Diana),总共出现在雷诺瓦近二十幅画作里。而当这些作品在巴黎沙龙展出后,媒体嘲笑丽丝是肥胖的软乳酪,她与雷诺瓦的关係也变成巴黎艺术界茶余饭后的话题。

  或许是因为这些冷嘲热讽,她亲手结束了与雷诺瓦的关係,只保留一些画作,据称再也没有与雷诺瓦交谈过。但有些文献则表明,这对情侣育有一子并由一名护士抚养成长,雷诺瓦也一直在经济上援助孩子直至去世。

艺术史中的情妇群像

  乔治‧戴尔(George Dyer)

  虽然有传言称法兰西斯‧培根(Francis Bacon)与乔治‧戴尔的相遇过程是某一天培根回家时,抓到了準备闯入自己家的戴尔,但两人相识的过程更有可能只是普通的发生在苏活区的酒吧。戴尔过去确实因为犯罪在监狱里度过几年的时间,但很快地他接受成为了培根的谬斯,并陪同他参与各大展览的开幕典礼。这段困难重重的关係持续了几年,直到1971年戴尔在巴黎服用过量安眠药自杀而结束。

参考报导:AnOther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